农民合作联社助推现代农业发展


来源:央广网   2019-01-22

农民合作社是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的桥梁和纽带。近年来,我国农业合作社发展迅速,截至2018年10月底,我国依法登记的农民合作社达210多万家,入社农户突破1亿1千万,占全国农户总数的近一半。

但是,随着现代农业和机械化的深入推进,单个合作社力量日渐单薄,农民合作联社应运而生。各地农民合作社联围绕主导产业和特色优势产业,通过创品牌、建基地、搞加工和促销售,既充分整合了资源,又降低了农业生产风险与生产成本,为农户增收致富提供了保障。

李凤玉是黑龙江省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所在的合作社已走过了10个年头,入社社员由少到多、土地经营规模由小到大、经济实力由弱到强,现在已经成为黑龙江省第一个现代农机合作社示范社和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

李凤玉:合作社发展到现在,我们感觉合作社和合作社联社,必须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才能发展,而且发展要快。我们几家合作社联合起来,把场子建上,基地也有了,但打品牌的力度不够,所以我们要寻求合作,还要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发展,由专业人干专业事,我们应该把地种好。

李凤玉说,当初合作社刚成立时走过不少弯路,村民不理解、不支持。后来,他们建立健全了均等分配机制。同时,按照"民办、民管、民受益"的原则,让全体社员心里都揣本"明白账",发展到现在合作社盈余达2800多万元,社员们收入大幅增加。

李凤玉:乡村振兴战略,我认为那叫农村美、农业强、农民富,只有我们带动更多的农民来组建新型主体,让他们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走向市场、走向社会,通过合作社让土地产生效益,通过多方面的收入,才能使农民致富。

随着合作社的不断壮大,李凤玉的合作社现在牵头联合省内31家省级示范社组建了联兴现代农机联合社,带动社员种植马铃薯10万亩、鲜食玉米3万5千亩。同时,还构建了担保系统,为社员提供贷款支持。

同样,远在千里之外的重庆市涪陵区的刘家奇,也借着国家支持合作社发展的东风,组织带领社员走上致富兴村之路。和李凤玉所在的仁发合作社一样,经过几年发展,刘家奇带领睦和龙哥果品专业合作社也走上了联合发展的路子。刘家奇告诉记者,以前,他们这里有荔枝合作社、琵琶合作社等分散各村的合作社,每一个合作社都是单打独斗、无序竞争,这样的后果是农民利益受到很大损失。现在他们成立联合社以后,不仅种植有统一规划,而且果品上市后还要提出指导价。

刘家奇:提出这个指导价格主要是,第一,杜绝任何人恶意去压价,第二,杜绝无序抬高市价,既要保证合作社社员的利益,又要保证游客、消费者的承受力。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一个市场综合指导价格。

刘家奇说,这几年,他们通过产业结构调整,现在已经成功打造了"春有枇杷、夏有荔枝、秋有龙眼、冬有脐橙"四季赏花品果和休闲观光现代农业的美丽乡村典范。去年,合作社社员人均纯收入达到14700元,实现了安稳致富。

刘家奇:每一年要举办不同的水果采摘节,荔枝成熟了我们举办荔枝节,枇杷成熟了我们举办枇杷节,通过举办这些节庆活动,我们合作社90%以上的水果都是吸引外面的游客、商贩到我们那里直接采摘、直接购买。

和刘家奇所在的涪陵区相比,甘肃省宕昌县土地贫瘠,自然条件先天不足,是甘肃23个极度贫困县之一,农业产业受到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制约严重。其中,以中药材为主的农业特色产业,主要以售卖初级产品为主,缺乏龙头企业带动,产业附加值低。

宕昌县从去年开始,狠抓合作社组建和运营,从原有的1437个专业合作社中筛选出486个,实现了每个村至少有由村办合作社为主导的两个以上专业合作社。同时,组建了由全县村办合作社联社控股的羌源富民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社组建成立之后,一方面受村办合作社和贫困户委托,代表他们在行使控股权:另一方面自下而上逐级吸纳股金,自上而下给贫困户派发分红。

宕昌县万众富民特色农业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理事长仇曙邰:从目前公司运营情况看,这一举措较好的解决了到货产业扶贫资金分散使用、效益不高的问题,较好的解决好了合作社农产品质量标准、加工包装和销售价格不统一的问题,较好解决了合作社和贫困户无法直接对接大市场的问题。下一步,我们将抓好县羌源富民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尽最大努力提高公司运营效益,带动全县合作社发展壮大,促进贫困群众稳定增收。

截至去年10月底,甘肃省拥有农民专业合作社已达9万9千多个,社员184万人,贫困村实现了全覆盖。合作社总量很大,但普遍资金短缺,部分合作社空壳化问题严重。为此,甘肃将围绕主导产业和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加大扶持奖励力度,大力培育壮大农民合作社,让农民合作社成为加快农业产业化发展、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和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助推器"。

甘肃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李旺泽:农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应当说已经向专业化、规模化、区域化、标准化和现代农业这个方向在转型,但这个转型能不能成功,能不能使农民在产业中致富增收,最关键的还是县委和县政府,我们的农业产业必须两手并用,两手发力,才能相得益彰,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

另外,甘肃省围绕主导产业和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加大扶持奖励力度,大力培育壮大农民合作社,并拿出1000亿元解决农民合作社"没钱干"的问题。

甘肃省省长唐仁健:我们强化"资金投入"体系,筹集设立1000亿元特色产业发展工程贷款、500亿元产业发展投资基金和500亿元农产品收购贷款,另外整合119.11亿元按照人均5000元、户均2万元、每户最多不超过3万元的原则,就是解决"没钱干"的问题。

唐仁健说,成立农民合作社后,还要把相关的合作社联合起来做大做强,重点对接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成渝地区和东西部扶贫协作区,加快特色农产品走出去步伐。截至去年10月底,甘肃省已经实现销售蔬菜89万吨,收入13亿元;马铃薯5.8万吨,1.2亿元;牛羊肉3万吨,16亿元;苹果2.4万吨,2.4亿元。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底,我国依法登记的合作社达214.8万家,入社成员达1亿1千9百多万人,约占全国农户总数的48.7%,但联合社只有1万多家,发展潜力巨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合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苑鹏:我们对外一定要走上联合和合作之路,这是发展的大趋势。为什么要联合?因为单个合作社太弱了,合作社要想和工商资本竞争,一定要从小舢板变成大航母,联合才能防止自相残杀。此外,通过联合才能打造品牌。要搞品牌就是原产地,而原产地是一个区域、一个范围,一个合作社是做不了的,几个合作社也是难的,需要联合。